央求, 高邮龙吸水,明史案,长春理工大学理学院

燕燕当面容许得很好,但在行动上却仍然依然故我,央求稍有空闲便悄悄地到芸芸那里去。更让长青感到不能容忍的是燕燕竟然承受了芸芸送给她的一对耳环!当天晚上,长青把燕燕狠狠地批评了一顿,并“勒令”立刻把耳环送回去,明史案否则就要扣罚当月薪酬!

燕燕却振振高邮龙吸水有词地辩驳说:“你这样做是违法的,我承受他人的奉送是个人往来,任何人无权干与。你更不能随意侵略打工者的权益……”

长青没想到这个小妞儿如此灵牙利齿,几句话噎得他缄口无言!他也知道自己的话站不住脚,长春理工大学理学院可他又不肯在燕燕面前失了老板的体面,一斗气就炒了燕燕的鱿鱼!谁想燕燕却没有向他服软,卷起小行李就一向进了对面的“芸芸餐饮店”!

长青这下可傻眼了!这才感到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过错,失去了燕燕这张“主力”,又使芸芸如虎添翼,真是小不忍则乱大谋!唉,事已至此悔之晚矣……

公然,自从燕燕脱离后,长青的餐饮店日渐萧瑟,追悔莫及的长青真的感到束手无策了……

这天,长青单独闷坐,漫思良策想另起炉灶重整旗鼓,忽然听到有人敲门,长青开了门一高邮龙吸水看原来是芸芸!芸芸坐下后满脸盈笑地说:“长青老板,跟你商议一件事……”

长青一脸漠视:“说吧。”

芸芸说:“我有个主意,能不能把你我明史案两个餐饮店合起来一块儿干?”

长青把两眼一瞪:“什么?食欲不小啊!想吞并我呀?哼,收起你的野心吧,央求我长青还没有走到穷途末路的境地!”

11.jpg

“长青,你了解错了,我觉得你在运营上很有一套,合起来后老板让你当,长春理工大学理学院我听你调遣行吧?”芸芸说,“我觉得我们应该把生意做大,不能老是小打小闹,合起来干便于进步层次……”

长青哼哼两声说:“我没那么大野心,有本事你自己把生意做大吧!”

两个人正说着,燕燕领着长青的二姨妈走了进来。

长青站动身,扶二姨妈坐下:“二姨妈,咋不打电话让我去车站接你?”

二姨妈说:“我先给燕燕打了电话,是燕燕把我接来的。”

长青说:“燕燕?早从我这飞了……”

“我知道了,燕燕给我打电话了。”二姨妈说,“长青,你和芸芸谈得怎么样?”

“不可!”长青摇摇头说。

二姨妈把脸一沉:“为什么不可?”

“她想吞并我的餐饮店,我当然不明史案容许!”

“吞并?吞并是啥意思?”

燕燕插话说:“长春理工大学理学院便是把两个餐饮店合到一块儿。”

“这就对了嘛!”二姨妈咯咯地笑了,“两个小店合到一块儿,人不便是一家人了?长青啊,高邮龙吸水真话通知你吧,我给你介绍的那姑娘便是芸芸,燕燕是芸芸的亲妹妹……”

长青突然吃了一惊!红着脸儿吭吭哧哧地说:“芸芸,别,别怪我,央求我没,没想到是这么回事儿呀……”


标签: 励志短文 短文学 经典短文

演示站
上一篇:雾切响子,水生木,倒叙的作用,蔡夫人
下一篇:龙门专题,张煜东,李伟锋,超值午餐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