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辟“减负”蹊径 高中物理双语教学的意外收获

对于物理学科开展双语教学,存在着一种疑虑:高中物理知识本身就不太好学,再增加英语交流上的困难,学生学物理岂不难上加难吗?

但在我们对高一学生进行的双语教学实践中,就英语的书面交流,如做英文的物理习题、阅读英文的课文等而言,学生们的普遍反映是:只要把题目中的物理事实读懂了,做英文的物理题反倒容易。这是因为双语教材的编著者往往具有偏向物理经验事实的思路;另外,英文原版教材里的物理问题在逻辑推理和数学演绎方面,也没有流行的中文题目难。

从翻译的角度讲,由于我们是用汉语思维的,解偏向经验事实的英文物理问题主要是中英文之间的翻译,而处理偏向逻辑推理的问题还存在将自然语言“翻译”为数学符号语言的困难,为避免语言翻译中的“难上加难”,降低高中物理问题的逻辑难度自然是双语教材编著者所思。另一方面,西方国家的高中物理一般归为“科学”教程,从科学的发现和创新来说,人们这时处于“前不见古人”的境地,由于看不出逻辑链的开始端,也就不好长驱直入地进行逻辑推理,科学发现过程中存在着许多不确定因素,并不像形式逻辑和数学演算那样具有“必然性”。这一“科学观”应该是英文原版物理教材中鲜见高难度逻辑问题的原因之一。

其实,对于目前流行的物理习题中存在的语言附加难度,处于教学一线的教师颇有看法,戏称其为“玩文字游戏”的物理问题。我们一直有心纯净自己学科的精神家园,使高中物理问题返本还原,却无力寻觅出“清理门户”的有效方法。随着双语教学的出现,语言比较法才使我们突然开窍。因为真正的物理问题,无论是经验事实还是逻辑推理方面,都应该和民族、语言无关;所以,通过语言比较,我们能有效地鉴别出哪些习题属于真正的物理问题,是值得让学生练习的;哪些存在着语言问题,是需要修改或者剔除的。

尽管现代科学是在西方先发展起来的,但并不是说要以英文叙述为标准进行科学语言的比较,双语教学只是提供了一个语言比较的平台。事实上,语言比较也可以在纯粹的中文语境中进行。譬如说,同样是逻辑推理,为什么一个侦探小说的作家在叙述案件事实时,会向读者交代得一清二楚,并且不时地提醒大家注意某些现场细节,然后再将逻辑推理层层展开;而有的物理问题在叙述物理事实和信息时,却惜字如金,在逻辑链的始端对学生欲露还藏,使问题的难度陡增。这其中不乏语言观的问题,科学语言的基本功能应该是陈述事实的功能。

从表面上看,双语教学可以使学生尽快地掌握英文;实际上,学生最大受益的方面是“减负”,因为社会上想形成英文的物理“题海”绝非易事。在学生们成功“突围”之后,将有充沛的精力投入到研究型学习中去。在实践中,学生的英文知识不一定弱于物理教师,英文教师的物理知识也不见得强于学生,一些学生在老师中间质疑解惑,游走自如。最有意思的是,一个学生刚开始拿着双语教学的活页看不懂,晚上全家三代人围绕着英文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,双语教学的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。



演示站
上一篇:陕西规定符合条件外省籍考生可报名高考
下一篇:2014咸阳中考中招政策变化解读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