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不要跟我玩落花染尽

傍晚的余光穿透发丝,要不要跟我玩落花染尽像金色的细线在风里翻舞。烟柳别枝间,你从前对镜梳妆的风味,怎么这般,教我哀伤?

三月花暮,拂堤柳树,春风吹皱大漠风情,扬扬洒洒,你笑如媚,于残阳里,画一抹无情的鲜红。

我披着一身衣冠楚楚的郁闷,站立在百花如锦的时节里,数着过往,数着衣襟间抖不落的想念。

忆起那一年冬季,那一动静遏行云的焰火之音。

一曲唢呐,穿透胸膛,眼泪以浩瀚般的流动也难散你离去的愁。

一袭红衣,射离心脏,两鬓斑斓也不解难守的情缘,纵使,我以千剑的温顺,究竟抚不平世世离殇。

你的红烛外,我把剑舞离了残月。

你的紅帐前,我将酒喝穿了长夜。

想你的间隔远如苍天与地的分裂。一枚戒指,套住了我的终身,也将与你的尘缘隔离了这长夜,隔离了这残月。

我是你诗句里厚意的梦话,而你赋予我的一切都和风月无关。

11.jpg

三月春闱,清明雨露,你是被春寒廖锁的那片薄愁。

我将一纸流年读到无眠,要不要跟我玩落花染尽而你不解我眼眸间的只语片言。

窗外弦月如钩,一弯在水。思处燕儿缠绵,回忆情已断,满城春与柳。望断阡陌长路,不见从前雾与云,落花染尽,几载离殇,一个“难”字何故分身?

何时孤寂染尘土?青石玉阶两徜徉。

三月雨雪伴风北,泪遍青衣两袖白。

或许,单单这几个俗字,你已尽解我绾于心底的结。

此时此刻,隔着一程山水,我忆起的不只是那一擦身的缘,不只是那一回头一皱眉的厚意。

遥遥一世的挂念,搁着太多的无法,隔着太多的无法啊!

这不是“飞鸟与鱼”的间隔,不是“君生我未生,君生我已老”的间隔,不是“十年存亡两苍茫”的间隔,也不是“橡树与木棉”的间隔。

而是一种叫做“宿命”的缘,在咱们面前深深的划了一汪沧海,隔岸相望也难,我的泪水与孤寂,于你再也无关。

每一个想你的夜,我的眼睛里都有如丝的细雨飘过,飘落在笔尖的韵脚里,碎成一粒一粒。

滴落时洪亮的动静回旋在弱小的灯光下,溅落在墨痕里,瞬间晕成一朵高雅的水墨画,晕开了你黑色的发,黑色的眼睛和淡色的笑。

便成了我痛彻心扉时要不要跟我玩落花染尽一道养眼养心的景色。

每一次想起你,我都将仓央嘉措的《那一世》一遍遍的读诵,直到眼泪淌下来,直到声泪俱下,然后再读到泪干。

标签: 优美散文 散文摘抄 散文精选 抒情散文

演示站
上一篇:警花出更 叶柔天壤之别
下一篇:甜梦文库肉文雨声敲打着我的心扉

发表评论